正常男人一天想激情亲切几次?

2017-04-08 12:43 来源:健康生活网整理
正常男人一天想激情亲切几次?

我和男朋友是高中同学,他一理科学霸,正儿八经985大学出来的高材生,人也长得白白净净,第一眼便让我着迷了,经过长达四年的倒追,去年五一,我们终于顺利的订婚了,婚期定在今年十一,原本我以为这是我幸福的入手下手,可事实证明我错了。

七月底,男朋友的生日,还在外地出差的我乘坐最早的航班返回了本市,为了给他一个惊喜,下了飞机我便匆匆忙忙的赶往住处,不料推开门的一刹那,却收到了一份惊吓。

地板上,黑色鳄鱼皮带与款式夸张的蕾丝文胸交缠在一起,那条皮带我认识,正是一周前我和男朋友逛商场时购买的最新款。

正当我愣在原地时,卧室里却传来了男女欢爱的声音——

“小妖精,不错~。”

这声音我不会听错,正是男朋友的声音。

一瞬间,愤怒的火苗涌上心口,我当机立断的冲向厨房,拎起一把菜刀,转身去了卧室。

偷腥偷到老娘头上来了,我砍死你们这对狗男女!

卧室门没关,映入眼帘的,是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,正在进行活塞运动!

我怒气冲发的冲了过去,大约是动作幅度太大,一瞬间,卧室里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声。

我好奇的看向尖叫的狐狸精,然而下一秒,我却愣在了原地。

这女人不是别人,居然是我的亲妹妹小雅。

“咚”的一声,菜刀从我的手中滑落,掉到了地板上,我目不斜视的看着面前的两人,瞬间四肢僵硬。

“姐,都是我的错,你要打要骂都对我来,和姐夫不妨事!”小雅的哀求声传到了我的耳膜,再次证明这不是梦。

相比小雅的慌张和恐惧,站在一旁的沈泽明则淡定许多,他从床头取了一支烟,看着小雅,说:“小雅,你先出去,我和你姐有话说。”

小雅犹豫的看了我一眼,这才走出了卧室。一瞬间,室内只剩下我和沈泽明两人,他抽了一口烟,看着我,说:“你倒是回来的挺及时。”

我看着沈泽明那一脸嘲讽的表情,怒吼道:“沈泽明,你这个王八蛋,小雅是我妹妹!”

沈泽明瞪着我,说:“谢小玉,你有什么资格骂我?你说说,我们住在一起多久了,一年多了,备孕一年多,你的肚子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
“医生……”

“少他妈的拿医生的话来搪塞我,”沈泽明打断了我的话,指着我,说:“谢小玉,当初你费尽心思追我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里面有猫腻,什么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,你以为这种话能骗得了我吗?敢情是被人艹烂的二手货,想让我当接盘侠?谢小玉,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?”

我呆头呆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顿了好几秒,才理解理睬沈泽明话中的含义,这不是他第一次怀疑我了,在我把自己交给他的第一天时,因为没有落红,他就曾经问过我是否是第一次,我解释过,我以为他信了,没想到他非但不信,还把我没有怀孕的缘故原由推到我身上。

“沈泽明,下个月我们就领证了,你明明知道,这四年……”

“恶心!”沈泽明双目瞪圆,看着我,说:“谢小玉,你不提这四年我还不来气,你以为这四年的异地恋就可以掩饰你是二手货的事实吗?别天真了。我真不理解理睬,你和小雅是姐妹,怎么性格差距这么大,不过不妨事,你应该庆幸自己有个这样的好妹妹,她已经答应帮你生个孩子,你应该谢谢她。”

什么?姐姐暂时未孕,妹妹要代替她?而沈泽明,居然认为理所应当?

“沈泽明,我们……分手吧。”我哽咽的开口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“分手”两个字说出来时,沈泽明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惊讶,他看着我,用那副毫不在意的口吻说:“分手,可以,但是前提是,让你爸把订婚付的二十万礼金还回来,到时候你想滚到哪里去,就滚到哪里去!”

二十万。

我爸切实其实收过沈家二十万的礼金,因为这件事,我一直觉得在婆婆面前抬不起头来,也一直觉得愧对于沈泽明,可是没想到,当初信誓旦旦的说出“二十万不如谢小玉”的那个男人,今天居然主动开口让我还钱,他明明知道,那二十万被我爸拿去还了赌债。

“谢小玉,如果我是你,我就不会这么较真,你想一想,这世上,哪一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老婆是二手货,而且,还不会生孩子……”沈泽明见我缄默沉静,讥笑着说,“目下当今,你吃喝不愁,何苦为难自己呢?”

“你!”

“我说的话,你可以考虑考虑……”沈泽明将烟头掐灭,说:“也算是你当初忽悠我的代价。”

不等我回话,沈泽明就出了卧室,我忽然觉得两腿发软,瘫倒在地。

为何?为何背叛我的人是他和我的妹妹?等等,小雅和沈泽明联系其实不频繁,怎么会……

正常男人一天想激情亲切几次?

聒噪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,瞥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,顿时叹了口气,打德律风过来的,正是我的婆婆。

“妈……”

“小玉,亲戚朋友都到齐了,你怎么还在磨叽?今天好歹也是我儿子的生日,你不会又迟到吧?”

沈家三代单传,我的公婆原先都是教师,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了一股下海潮,他们毅然辞去手中的铁饭碗,投身下海了,经过几十年的努力,手里有了一些家产,我和沈泽明住的那套两居室,就是他们给的新婚礼物,因为是独子,即便是小小的生日宴,他们也会在酒店摆上几桌,邀请亲戚朋友过来庆祝一番。

“小玉,你听到了没有啊,总不克不及让我这些长辈都等着你吧,我跟你说啊,一刻钟,一刻钟的时间你再不过来,就不用过来了!”

婆婆见我没说话,又添了一句,也不等再回话了,潇洒的挂了线。我盯着手机屏幕,再联想从邻市赶来的父母,吸了口气,起身走向了洗手间。

小雅和沈泽明都走了,我在门口换了双鞋,回头看着这个住了一年多的房子,心里忽然空荡荡的。

想当初我和沈泽明刚颁布发表在一起时,他妈就站出来反对,第一我不是本地户口,爸妈又都是下岗工人,只经营一家小饭馆维持生活,家庭条件一样平常,第二呢,我小我私家毕业于本市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,和沈泽明那排名前几的一本学院还有些差距,两者加在一起,他妈暗示了我一个意思——能进他们沈家,是我的福气。

那时候,沈泽明也是一根筋要跟我在一起的,这人,怎么说变就变了呢?

司机的提醒声传到了我的耳中,从车内下来,看着面前这座富丽堂皇的星级酒店,我定了定神,这才走了进去。谁知在电梯口,碰到了小雅。

小雅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裙,长发披肩,看见我便迎了上来,近了我才发现,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,虽少了分学生的稚气,可也多了一份女人味来。

“姐……”

我看着她,说:“我提前回来的事,好像只有你知道。”

小雅脸色微变,盯着我,笑着说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小雅,”我勉强接了话,说:“我知道这几年因为家里的情况你吃了不少苦,也知道这是姐欠你的,可是这一次,你真的是太过分了。”

这几年经济不景气,爸妈经营的小饭馆自然生意不怎样,小雅读的传媒专业,学费不低,爸妈为了减少压力,让她选择了助学贷款,这事儿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在她看来,是我这个姐姐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所以工作这两年,我的工资,一半都给了小雅,就是担心她在学校里受半点儿委屈。

“姐,你这是哪里的话,”小雅笑了笑,说:“据我所知,你和姐夫的感情早就出现了裂缝,你目下当今身体有恙,不克不及生孩子,你想一想看,沈家那种家庭,可以或许容忍这件事吗?我做为妹妹,只是帮你分担这个忧愁,一旦我有了宝宝,沈家自然不会亏待孩子,到时候,爸妈就由我们一起孝敬,你也少了不少压力,不是吗?”

我惊愕的看着小雅,根本不敢相信这是我妹妹亲口说的话。

“小雅,你不克不及糊涂……”

“姐,其实我也挺喜欢姐夫的……”小雅笑的辉煌光耀,说:“该不是你不愿意和我共享吧?你不是说你亏欠我的吗?要不,你把他让给我?”

你!

如果是别人,我定然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,可是,小雅她是我妹妹。

“姐,孩子我会打掉,你就不要为难姐夫了……”小雅忽然改了说话的口吻,可怜兮兮的看着我。

然而,孩子!

就在这时候候,沈泽明从另外一处走了过来,他心疼的看了小雅一眼,又厌烦的看着我,说:“今晚两家父母都在,谢小玉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?”

“孩子是你的?”我的脑海里不断涌出“孩子”两个字,根本听不进其他。

“是。”

“沈泽明!”我哪里还控制住情绪,抬起手,一巴掌甩了过去,谁知沈泽明眼疾手快,一个用力,我的双脚便踩空了。

扶手没抓住,我从电梯上滚了下来。疼。

“姑娘,初次见面,何必行此大礼?”

一个戏谑的声音不达时宜的响了起来,我抬起双眼,映入眼帘的,是一双擦着锃亮的皮鞋,被我,紧紧地抓在手里。

“姐,姐你没事吧?”小雅的声音愈来愈近,她扶着我的胳膊,说:“姐夫,你快打120啊,我姐受伤了。”

“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,活该。”

沈泽明冰冷的声音传到了我的双耳,大约是这句话激怒了我,我当机立断的甩开小雅伸过来的手,勉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丝袜破了,凉鞋带也断了一根,小腿上几处被蹭了皮。

“喂,老同学,这么巧?”刚才那个带着调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怎么着,广告行业不赚钱,改行当演员啦?”

艹,从那么高的电梯上滚下来,你见过这么敬业的演员吗?

我心底本来就带着火气,一个冷眼扫过去,顿时尴尬了。

站在身后的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大学同学,谢子瑜。

正常男人一天想激情亲切几次?

谢子瑜,谢小玉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可人生的际遇,却全然不同。谢小玉悬梁刺股争取奖学金名额,谢子瑜旷课泡妹打篮球,可成绩表一下来,排在第一位的,是谢子瑜。人家求之不得的荣誉,偏偏谢子瑜不在意,一口一句日子还过得去,便把第一位给让了出来,他是老师同学眼中的老大好人,可是奖学金发下来的第一天,便会到我这儿讨人情。

只因入学第一天,他在我们寝室楼下拉小提琴,受了我一盆洗脚水。

人人都以为,谢子瑜乐于助人正派人物,可只有我清楚,这人有多么小心眼。

不过他不是毕业之后就出国了吗?怎么在这儿遇见了?

狭路相逢。

“姐,你们认识啊?”小雅瞥了我一眼,开口问了句。

“老同学,是我,谢子瑜。”

我装作不认识,正眼都没瞧过去。想当初本姑娘怎么说也是系里一枝花,目下当今沉溺堕落到被人看笑话的场面,本就够悲催,总不克不及在谢子瑜面前丢了面吧?

“小雅,生日宴就要入手下手了,她今天身体不舒服,就让她早点回去休息吧,”沈泽明又开口了,“我们先上去。”

我吃惊的看过去,却只看到沈泽明一个背影。自尊心受挫的我一咬牙,一瘸一拐的便朝侧门走。

我谢小玉就是再低贱,也不至于也受这窝囊气。

等我确信身后没人追上来时,才低头瞥了眼鞋子,谁知两颗豆大的水滴从眼眶里掉了出来,看得我心口犯疼。

都这么悲催了,总不至于更惨吧?

我这么自我安慰着,谁知头顶一阵轰鸣,抬头看过去,黑漆漆的一片乌云,显然,大雨将至。

我急忙抬脚往前走,没走两步,硕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,因为凉鞋断了个带,极大的影响我走路的速度,索性脱了下来,伸手去拦出租车。雨天打车的人太多,司机还没见着我,车已经被拦走了,我坐在站台下,朝着马路不断的挥手。

雨越下越大了,可司机显然没无意识到我的存在,我沮丧的站在路边,就在这时候,一辆黑色的添越停在我的面前,车窗摇下,露出一张熟悉的面目面貌。

“喂,老同学,真不认识我啦,我,谢子瑜。”

你说我是认还是不认?

“上车吧,我载你一程。”

上车给你当笑话看?你当我傻?

就在这时候候,一辆宝蓝色的SUV停了下来,车子与谢子瑜的车并列,车窗摇下,我听到有人喊:“瑜哥,人家姑娘根本不认识你!”

谢子瑜语重心长的瞥了我一眼,也不着急走,一脸的优哉游哉。

“瑜哥,走不走啊?”

“你们先去,我等会,”谢子瑜招呼了一声,又看向我,问:“雨这么大,你继续等?”

继续不认识。

“喂,谢小玉,那个男人追上来了!快上车!”

我顺着谢子瑜指的标的目的看了一眼,二话不说便朝车里冲,副驾驶的车门正好是打开的,我坐进去,却听到了一声轻笑。

上当了。

我尴尬的不能自制,原本就火大,不由得开骂:“笑够了没,我手里的这只鞋子,可以或许让你在几秒钟之内闭嘴!”

谢子瑜止住笑,问我地址。

我想着和沈泽明的住处,报了地点,谢子瑜没有多嘴,老老实实的开车,快到住处时,我伸手去掏钥匙,左翻右翻,居然没找着,不仅如此,钱包也没带。

谢子瑜察觉到了我的慌张,说:“钥匙没带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没吭声。试想一下,还有什么比在死对头面前弄得这么尴尬更让人烦躁的吗?

“你衣服湿了,要不先找个酒店?”谢子瑜见我没说话,提议了一句。

这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,我紧张的瞥了一眼,却看到了沈泽明发来的短信:谢小玉,你放聪明点。

我透露表现一秒钟都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。

“去酒店。”

酒店档次不低,谢子瑜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逗乐了前台妹子,即便我没带身份证,他还是办到了房卡。房间在五楼,进门时我才发现,这家伙居然开了一套房。

“把你的银行卡发给我,开房的钱……”

“老同学,你这是埋汰我呢,我谢子瑜跟女人一起出来开房,什么时候让女人掏过钱?”

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?

“行了,我看你也累了,先去洗澡吧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还有场子,”谢子瑜瞥了一眼腕表,说:“手机给我。”

我虽疑惑,却还是递了过去,而后听到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“我号码,有事给我打德律风。”谢子瑜做事向来利落,说话时已经走出门外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这才老老实实的关上门。

这世道怎么了?曾经的死对头都能成好友了,而心口的男神,怎么就出轨了?

我懒得多想,拿着手机去了浴室。早上为了赶早班机,五点钟我就奔去了机场,这刚下了浴缸,身体的疲乏就显露出来,若不是屋外的响动吵醒了我,说不定我会一觉睡到天亮。

等等,怎么会有动静。

我慌张的睁开眼,看了一眼时间,居然快到午夜了。这个点,谁会出目下当今包间里?

我不寒而栗的披上浴袍,脑海里忽然出现各种杀人犯罪场面,操起一旁的马桶刷,这才探出个脑袋——卧室里没人。

等我站在卧室的门口朝外看时,这才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身影。走近两步,看仔细了,这人不正是谢子瑜吗?

谢子瑜也察觉到了我的存在,双眼没有任何征兆的睁开了,他略带惊讶的看着我,说:“你怎么还没睡?”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正常男人一天想激情亲切几次?

谢子瑜避开了我的眼神,轻咳了一声,说:“哦……我路过,顺道过来看看。你呢?吃饭了没?”

他不提吃的还好,这一说,我的饥饿感蹭蹭蹭的往上冒,要知道,我已经一整天都没吃饭了。

“等等啊,我叫吃的上来。”

谢子瑜见我没说话,聪明如他,安慰了我的一句,转身便给前台去了德律风。没一会,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了,我好奇的瞅了一眼,顿时咽了口口水。

红酒配牛排,一旁还有两只红烛。服务生看了一眼谢子瑜,点燃了蜡烛。

我盯着谢子瑜,心想只是个夜宵而已,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吧。这会儿服务生退了出去,临走时关掉了水晶灯,只有餐桌前的两只红烛,散发着温暖的光晕。

谢子瑜拿起酒杯,先倒上一杯,轻轻地晃了晃,抿了一口,看着我,说:“味道不错,要不要来一杯?”

我见这人坦坦荡荡,自己也就不做拘束了,这才点了点头。

牛排质地韧嫩,香味浓郁,直接征服了我的舌尖。谢子瑜就坐在我对面,嘴角微微翘起,酒杯递到我面前,说:“谢小玉,为了我们的重逢,干一杯。”

谢子瑜声音低沉,语调也是不紧不慢的,偏偏简单的一句话,从他口中冒出来,似带着另外一种韵味。

果然,“女神收割机”的外号,真不是白来的。

虽然说此刻气氛恬适,可只要想到沈泽明和小雅,我就没了半点儿愉悦,不知不觉贪了杯,脑袋也变得昏沉沉的。

模模糊糊中,我好像看到了沈泽明,伸手抚摸了他的脸,不由得哭了。

“王八蛋,四年,我喜欢了你四年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……小雅,小雅是我的妹妹……”

沈泽明跟我道歉了,而且声音特别的温柔:“好好好,都是我的错,乖乖的,睡吧。”

我这人还是心软,沈泽明说一句好话,我就真的睡着了。

当手机铃声不断的在耳边重复时,我才勉强的睁开眼,一只手把手机递到了我的面前,我立即按了接听键。

“好你个谢小玉,你目下当今厉害了是吧,跟男人鬼混,都夜不归宿了?”

是沈泽明的声音。

等等,沈泽明不是睡在我身旁吗?

我惊讶的转过身,恰巧撞到了一张迫在眉睫的面目面貌。仔细一瞅,这不是谢子瑜吗?

谢子瑜察觉到了我的眼神,这才睁开了惺忪的双眼。

我连忙翻了个身,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手机里传来两声咆哮:“谢小玉,你爸妈马上过来,不想事情闹大的话,你立刻给我回来!”

我哪里还有心情应付沈泽明,直接挂断了德律风。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,见衣衫未退,这才舒了口气。

“等等,”谢子瑜伸出手,作出了一个暂停的动作,说:“在你发火之前,我有两件事需要说明,第一,昨天晚上是你扯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,又哭又闹,我没办法。”

“第二呢?”

“我目下当今胳膊麻痹了。”谢子瑜说着话,脸上露出了一副酸痛的表情。

我抿了抿唇,径直往卧室外走,边走边说:“谢谢你啊。”

天哪,昨天晚上,我该不会是把谢子瑜当成沈泽清楚明了吧?

就当我为此懊恼时,门铃忽然响了,我疑惑的走到门口,直接开了门,抬眼看过去,瞬间惊呆了。

站在门口的,居然是我的婆婆。

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

婆婆没用理会我的意思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室内,恰巧看到了刚刚起床的谢子瑜,顿时脸色大变。

“我怎么来了?我沈家的儿媳妇一夜未归,难道我不该关心关心吗?倒是你小玉,你这还没过门,就学会给丈夫带绿帽子了,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婆婆一番谩骂让我深感尴尬,再看看身上的浴袍,顿时觉得百口莫辩。

“妈,你误会了,我只是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话还没说完,婆婆的一巴掌就狠狠地落在我的脸上,一时间,半张脸跟燃烧似的,又热又疼。

“都被我抓到现行了,居然还在狡辩,好歹昨天也是你未婚夫的生日,你无故缺席也就罢了,居然还给我儿子带绿帽子,真是下贱!”

“服务生!”谢子瑜将我拉在身后,大吼道:“把你们经理给我叫来,你们酒店就是这般保护客人隐私的吗?”

服务生显然已经被谢子瑜这声怒吼给镇住了,倒是站在一旁的婆婆极力保持着镇定,她不屑的看了谢子瑜一眼,说:“你是谁?我们的家事,轮的到你一个外人插手?”

“我是谁不重要,”谢子瑜声音低沉,说:“只不过,处置惩罚家事也没必要动手,据我所知,马马虎虎就动用武力,这可是野蛮人擅长的行为。”

婆婆一时语塞,又看向我,说:“好啊,好啊!小玉,你果然找了个好帮手!”

我再也听不下去了,这才从谢子瑜里身后站了出来,说:“妈,你骂我之前,请你回去好好的问问沈泽明,问问他做出的那些丢人现眼的事儿!”

婆婆看着我,忽然冷笑道:“亲家,你女儿说的话你也听到了,这婚事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亲家?我疑惑的看向婆婆,这才看到她手中藏着的手机,难道说,爸妈也来了?

未完待续

本文标签:男朋友   让我   还在   我和   给他

热门搜索